2018年07月17日 星期二 关注潮网微博 
潮讯速递潮人联谊汕头建设
 
潮汕风情潮汕民居潮剧舞台
 
潮菜小吃时尚生活汕头茶业
潮网视点潮人风采潮汕企业 潮汕艺苑潮汕民俗潮菜天下 工夫茶话健康资讯网络周刊
潮网读图汕台交流潮汕教育 潮汕忆旧潮汕文化潮汕书厅 潮汕旅游潮汕俗语潮网微博
IDA Logo
潮搜索 站内搜索 百度搜索

那一夜 没有爱情

录入时间:2003-12-13

    深夜的街头只剩下落寞的街灯。
    今天是那个一直说爱风雅的男人结婚的日子,新娘不是她。风雅刻意把自己打扮了一番,独自去买醉。在酒精的驱使下,她决定在今夜将自己放纵。
    前面不远的吧台,坐着一个熟悉的背影,连发型都那么的相似,这让她想起了一些什么……
    今天是皓云失去工作的第四天,还想着那封辞退信的内容,不知不觉的走进了那个熟悉的酒吧。舞池里晃动着身材各异的身影,震耳的音乐,闪烁的灯光,酒精在胃里被身体慢慢吸收,渐渐爬上来,麻木着皓云空虚的脑袋。眼中满是玲珑的曲线,一束雷射光扫过,他发现角落里有一双迷离的眼睛注视着自己,眼神中透露着妩媚。
    皓云举起了酒,点了一下头。风雅没有动,只是一个甜甜的微笑,那微笑,更象是在呼唤。皓云没有反映,只是回过头去喝酒。皓云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过去呢?皓云时不时回过头去看她,半个钟头过去了,皓云确定风雅是单身的。那个微笑似乎撩起了他的欲望,皓云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咽了两口酒,想用酒把欲望摁下,却唤醒了那沉醉的勇气。身体开始不听指挥,脚步开始移动。
    他在向她靠近。
    风雅有点紧张,他终于过来了。皓云好象想说话,可欲言又止。风雅也知道,和不认识的人坐着,真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风雅示意皓云坐下玩色盅。风雅没有多想,只是想有一个不怎么讨厌的人陪自己喝喝酒。
    “你干吗自己一个人喝闷酒?心情不好?”皓云想确定一下风雅是不是单身。
    “那你还不是一样,我看你也挺闷的。”风雅懒懒的说。
    “是啊,是啊。有心事的人才会自己喝闷酒的。”
    “所以什么都不用说了,喝酒吧。”风雅拿起了酒杯示意皓云。
    皓云笑了笑,一饮而尽。皓云只想要个人喝喝酒,说说话。他们没怎么说话,因为这里说话也很难听得到,要凑到对方耳朵上面才听得见。所以多时候是用眼神交流,眼睛是人的窗口,透过眼睛可以看见心灵的深处。
    风雅的眼神停留在皓云的眼睛上,似乎想把他刺穿,这种环境下,男人的想法总是赤裸裸的,皓云有点不好意思,转头看了看舞池里的人群。皓云用余光瞄了瞄风雅,红润的脸颊,湿润的唇,风雅歪着头手里拿着酒杯,左肩隐约露出了内衣的肩带。那种隐约、朦胧的美在皓云的脑中延伸,其实最美的是在没有揭开神秘之前,当一切渐渐清晰,可能剩下的就只有陌生了。
    皓云觉得燥热,不敢再看下去了,低头喝酒,皓云忘记了自己喝了多少酒,只知道自己已经有点醉意了。风雅似乎真的看穿了皓云,笑得更妩媚了,女人吸引男人的本领是与生俱来的。

    两个互相不认识的人,有着两种不同生活方式的人,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在今晚有了共同的火化,也许是酒精的缘故,让那零星的火花燃成熊熊的烈火。也许是因为陌生,也许是仅仅因为陌生,让人可以肆无惮忌,让人可以脱下虚伪的伪装,赤裸裸的面对面,因为明天你就是你,我还是我,故事的色彩只给这个多彩的世界添了微不足道的一笔。

    风雅看着皓云一杯接一杯的喝,本来想劝阻,想想又何必呢?她不想多了解面前这个男人,和陌生人在一起,不用想太多,因为没有明天,也不用为了明天背上包袱。
    皓云想着,也期待着今晚会发生点什么。他想起了风雅的微笑,那明明是在暗示着什么啊,他想着,还好在昏暗的环境中喝着酒,不至于让皓云的表情败露。皓云正想着,风雅说话了。
   “你饿吗?不如我们是消夜吧?”风雅说这话犹豫了很久,因为这又给了皓云一个暗示,暗示着她不想这样喝完酒就回去。
   “好啊,你想吃什么?”风雅的话推了皓云一把,皓云把嘴凑到风雅的耳朵上。“你可以不回去吗?”
   “先去吃东西吧。”风雅保持着女人惯有的矜持。

    城市的夜,很静,但是灯火通明,对于适应夜生活的人来说,那种光亮比阳光来的真实。阳光下的人,都得披上艳丽得外衣,阳光会把人灼伤,黑夜里的人,经常是赤裸裸的,是真实的,因为夜色是最好的保护色,让人坦荡的可以卸下所有的武装。

    饭桌上,皓云想起了刚刚在昏暗的舞池中,和风雅轻轻的相拥着,踩着柔柔的音乐,十指相扣,一个柔软的身体附和着自己。他身体的每个神经都紧绷着,注视着风雅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皓云不怎么敢动,生怕怀里的她会长上翅膀,飞离。皓云俨然一座雕塑,到是风雅越抱越紧,还把头埋在皓云的怀里,仿佛拥着的是一个热恋中的情人。
    风雅的紧紧拥抱,让皓云感觉有点窒息。手也是胆却的,搭着风雅的肩膀,搂着她的腰,所有的动作都是很有风度的,皓云怕自己轻率的动作引起风雅的反感。
    舞曲轻柔的飘着,风雅听见了皓云的心跳。风雅没有理会,她知道,也明白是怎么回事,被这么一个女人抱着,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样的反应,她想笑,但是忍住了。只是手轻轻的在皓云的背上挪了挪,那个挪动轻的只有用心去感觉才有知觉。但是皓云感受到了。那细微的动作对于皓云来说是触电的感觉。皓云的手开始游走,象是在回应,也象是在挑衅,但很有礼貌,范围只是限制在发际,耳根,脖子和背,每一次触摸都是那么有分寸,没有半点轻薄。
      
    酒精和着音乐,那感觉是否是浪漫的,是否能够浪漫的让人陶醉,浪漫的让人失去自我?音乐依然在耳际盘旋,只是脚步已经不在踩着节奏,随心所欲的来回踱着散漫。

    一辆吉普不快不慢的行使在靠海的路上,车里的人都没有说话。入夜的海风有点凉,多少有点醒酒的作用。风雅闭着双眼,双手放在腿上的挎包之上,脸上的表情是陶醉的,享受着海风吹起她飘逸的长发和抚面的感觉。
    皓云右手懒懒的扶着方向盘,左手夹着烟,放松的架在车窗上。这一切,都在掩饰着皓云紧张的心情,这种心情来自他呼之欲出的一句话。车里的音乐随风向后飘着,皓云想说:我们去酒店好吗?但是一直没有说出口。皓云害怕,害怕被拒绝后的尴尬,害怕被拒绝后的那种无地自容。
    车一直开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风雅只是跟着音乐哼着歌,她也在紧张,也在害怕,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不羁的女人,但是,她也在期待着什么,期待着皓云说出来。
    车已经绕城市快一圈了。
    “送我回家吧。”风雅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了皓云一跳。
    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我还不说的话就没有机会说了。
    “别回去了好吗?去我家吧,我自己住。”皓云终于说了出口。
    风雅没有说话,皓云等待着答案,熬着漫长的一秒,两秒,三秒……皓云注视着风雅,车子已经偏离了都没有感觉,风雅低着头。眼看车子就要撞上隔离栏,风雅尖叫了一声,皓云猛踩刹车,车停了,和隔离栏只差毫厘。
    四目相对,两人由惊讶的表情变成了微笑,大笑,狂笑。
    一切的答案都已经在这不羁的笑声中。

    皓云的房子不算大,进门后皓云只打开了墙上的射灯,他只想让那种昏黄一直延续,一直沉醉。因为日光灯的眩目很容易让人清醒。
    皓云摸黑为风雅倒了一杯汽水,走到风雅身边。风雅正靠着阳台,迷离的眼睛望着远处点点星火。皓云轻轻的抱住眼前的这个女人,她的身体很柔软,皓云害怕一用力的话会把她折断。皓云将头埋进风雅的长发,嗅着她的发香,轻轻亲吻着风雅的耳朵,脖子。皓云没有说话,只用动作告诉风雅,他想将风雅整个吞噬。风雅猛的转过身,紧紧抱住了皓云,皓云感觉倒了这个柔弱女子的力量。他用手捧起风雅的脸,发现那张清秀的脸上竟然有着泪痕,皓云突然好象明白了一些什么,困惑的松开了抱着风雅的双手,想说什么……
    这时候,风雅湿热的唇已经贴在了皓云那干裂的唇上,她不想说太多.

    床单的颜色很素,他们还在吻着,皓云的手放肆的爬满了风雅的身体,风雅的回应是热烈的.女人的身体不但可以深深的吸引着男人,还可以撩起最原始的兽性。火热的身体赤裸地缠绕交织,急促的心跳和呼吸撕裂了夜的寂静……

    次日,皓云醒来的时候,风雅已经走了。
    皓云有点不知所措,风雅没有留下什么,留给皓云的只有回忆。皓云呆呆的抓起那个枕头抱在怀里,仿佛可以感觉到风雅留下的余温,然而,只是余温而已。
    风雅走在阳光和微风中,这是一个灿烂的早晨。

    人从来就是复杂的东西,复杂的连人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
    那一夜,没有爱情,只是生理与心理,是身体与心灵的碰撞与矛盾。爱情是谁都向往的,拥有它和失去它就都拥有了疼痛。然而这种畸形的情感就象是止痛药,可以麻痹你的神经,让疼痛暂时离开。虽然大家都知道,止痛药并不能治愈病,但是有的人仍然需要它,因为那种疼痛,让人无法忍受……
分享到: 更多

潮网 茶客夜话

点击排行

陆勋侃地产

推荐阅读

长平地产

汕头德华

 


- 设为首页 - 关于潮网 - 特别敬告 - 友情链接 - 联系电话:0754-88265612(转18)

《潮网》版权所有 © 2000-2018 粤ICP备05043123号

粤公网安备 44050702000106号

潮汕小吃 汕头小吃 潮汕 汕头 潮人 潮网 潮剧 潮汕 工夫茶 潮菜 潮汕文化 汕头新闻 潮州新闻 揭阳新闻 潮汕工艺 潮汕旅游
潮人 潮州小吃 潮汕艺术 潮文化 潮汕资讯 汕头老街 潮汕典故 潮州人 潮州菜 汕头 潮州 揭阳 功夫茶 汕头微博 潮汕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