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7日 星期二 关注潮网微博 
潮讯速递潮人联谊汕头建设
 
潮汕风情潮汕民居潮剧舞台
 
潮菜小吃时尚生活汕头茶业
潮网视点潮人风采潮汕企业 潮汕艺苑潮汕民俗潮菜天下 工夫茶话健康资讯网络周刊
潮网读图汕台交流潮汕教育 潮汕忆旧潮汕文化潮汕书厅 潮汕旅游潮汕俗语潮网微博
IDA Logo
潮搜索 站内搜索 百度搜索

从枯萎到盛开

录入时间:2003-12-13

屋子里没有开灯,落地玻璃窗的帘子拉得严实,只是光亮利刃般从缝隙射进来,薄如纸,闪着寒光.

疲惫的身体光滑如缎子,潮湿粘稠象蛇一样蠕动.啊香醒来,揉了揉眼睛,看见的只是一片朦胧和狼藉.视线里见到三只鞋子,一条西裤,一条短裙.杯子里的水只有一半.啊香推开了那个象八爪鱼般缠住自己的男人,随手拿起床头柜的烟,抽出一支,张开干燥的唇,塞了进去,点燃,一股微蓝的雾腾起,啊香觉得口渴,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看了看身边的陌生男人,发出微微的鼾声,呼吸均匀.啊香已经习惯了这种陌生,习惯了陌生的男人寒流夹背,喘着粗气在自己的身体里冲撞,然后象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瘪下去,最后缠绕着自己睡去,象死了一样.

春天的夜很黑,飘着小雨.只有路上的街灯依然亮着,昏黄昏黄,雨象串串珠子般闪着微弱的光,冷得彻骨.少数霓虹还在闪烁,对它们来说,没有时间,只有白昼黑夜,天亮了关掉,天黑了亮着.

啊香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她骄傲自己的身体,让所有的男人迷恋.啊香迷恋男人对自己的迷恋.所以笑的轻蔑,笑男人骂自己是婊子的时候却将自己抱在怀里.也恨,因为天亮的时候,男人就会甩下钱,说几句不痒不痛的话,然后离去.
啊香爬下床,一丝不挂走到落地镜子前面,扭开台灯,镜子中那张美丽的脸庞依然美丽,只是在微红的光晕中显得苍白.啊香转了半个圈,笑了.她对自己的身材绝对的自信,甚至有点自恋,因此会时常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的白皙和玲珑.
地上很乱,不过那个红色的蕾丝胸罩很显眼.啊香捡起戴上,那是征服男人的利器之一,男人总是喜欢它的鲜艳,精致和性感.啊香自己最喜欢的是蓝色,天空的颜色,向往这种蓝色象小鸟向往天空一样.不过当男人象野兽般撕去它的时候,却一文不值.通花的裤衩下面,是男人迷恋的地方,就是这个潮湿温暖的地方,人从这里走出来,渐渐长大,然后回来冲,回来撞.是否当男人扒开双腿,轻轻进入时,世界上的一切都消失无综,恨,悲伤和烦恼.这里只有温暖,只有爱?

天快亮了,啊香望着窗外的雨丝,有点迷茫.


啊香总觉得自己象支艳丽的玫瑰,却一直枯萎着,皱巴巴.


啊香回到自己的家,这里没有陌生,没有丑陋.只有音乐,听觉让啊香感觉到自己还活着.屋子不大,很乱,衣服扔了满床,地上也有一些.角落有些饮料和啤酒的空瓶子,剩下的盒饭盒子上面插了一次性的筷子和用过的牙签.修妆台上的香水和化妆品没有多大的意义,啊香不用依靠这些.
啊香洗了个澡,洗了很久,象想洗掉些什么.肮脏或者尊严?有时候干脆泡着,把自己当玫瑰一样插在水中,不再枯萎.然后换一身干净的睡衣,啊香不会下班后不洗澡就穿它,啊香分的很清楚.下班了,褪去那身妩媚和浓妆艳抹,变成一个素净的邻家女孩.

啊香今晚不想上班,请了假.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啊香老觉得自己就是夕阳,当她每一次张开眼睛看这个世界的时候,自己已经是最美丽的了,只是不久之后就得走进黑暗.啊香端着茶杯,看着那片血红出神.不经意间觉得有人正看着自己,转过头,隔壁阳台上有个男人正象自己欣赏夕阳一样欣赏着自己.男人温文尔雅,高瘦.啊香平常都是任人摆布,极力配合,她总会从男人眼睛里看到肮脏,现在啊香在眼前这个男人眼中却看到了欣赏和爱慕.啊香裸露着身体在男人面前绝不会脸红,因为职业.现在却第一次感到自己穿着衣服被人看着竟会脸红,对视了会不由底下头.


天下着大雨,那个男人敲响了啊香的门.
啊香似乎等待这一刻多时.屋子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干净,条理,温馨.

“你好,我的钥匙掉在公司,外面雨又很大,我可以进来坐坐吗?”
“嗯,好的,随便.”
“我看你身上都湿了,我给你冲杯茶吧.”啊香拿出茶叶.
“哦,谢谢!大家邻居,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叫我啊香吧.”啊香露出微笑,有点迷人.
“我叫云西,我是做网络的,经常熬夜,所以脑子有点懵,常忘记东西.打扰你了.”
“呵呵,和我一样,我也是经常忘这忘那的.”
“对了,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好像经常都没有看到你?”
“啊,我……我是做财务的,应酬比较多,所以上班时间也比较不常.”

啊香撒这个慌的时候觉得有人扇了她两巴,脸上热辣辣的.啊香从不会对男人撒谎,因为没有必要,在男人眼里,她就是个婊子,谁都知道.啊香撒谎,只是不想让云西知道自己的职业,可为啥?不明白.

时间飞快,雨一直下着,这也许意味着什么.
“晚了,我走了,要不会影响你休息的.”
啊香笑了,云西不知道啊香是昼伏夜出的.“不会,我看这雨也停不了了,要不你晚上就在这睡吧,你可以睡沙发.”
“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如果你方便的话.”
“没什么不方便的,只要你不嫌弃就好了.”
“那好.改天我请你吃饭,算是感谢!”
“嗯,那我就先进房啦,你自己随便,柜子有方便面,饿了自己煮就好了.”

次日,啊香醒来.云西已经离开.
沙发上整齐的放着被子和枕头.厨房里的用具象没有动过一样,如果不是垃圾桶里那个方便面的袋子,会让人不知不觉.


云西用感谢雨夜的收留为借口.带啊香逛公园,约啊香看电影.
这本是多么平常的事情,所有女孩都有过的经历,根本不值一提,对于啊香来说却是奢侈的.因为没有男人会带着啊香去逛公园,去看电影,他们只会给钱,他们以为钱就是一切.


这天啊香和云西一起吃饭回来,早早就上床睡觉.啊香把被子拉的老高,似乎想把自己埋葬.就象在临死前享受最后的美丽.
雨夜,是思绪飘浮的时候.啊香想起了每天黄昏躲在阳台看云西下班回家的身影,想云西的消瘦,让人心疼.想他的微笑,让人温暖.想他的眼神,让人羞涩.

云西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看着茶杯,茶虽然已经冰凉,可让人温暖.云西从那天看见夕阳中的啊香,就做了个决定,爱她,好好爱她.

你轻轻的来到我身边
象春风送来的一片玫瑰花瓣
悄无声息地落在我寂寞的心田
我随手拾起
拾起了一份鲜艳
细细品尝间淌了一地的红
于灰暗的心灵

啊香没能入睡,直到身体机能告诉她该睡觉了才昏昏睡去.
梦中,啊香穿着洁白的婚纱,赤脚和云西牵手走在柔软的草地上,一直朝前走,走向太阳升起的地平线.地上很多玫瑰,都是盛开着的,太阳慢慢滑出,照了一地金黄,把两个人镀了一层,金碧辉煌.天空亮了起来,却出现一张丑陋脸孔,脸孔渐渐变大,最后指着啊香大骂,你这个婊子,你只是一个婊子!
啊香吓醒,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是啊,我只是个婊子,我有什么资格去爱,去爱一个人.爱情对我来说只能是梦.啊香拿起床头的烟,点燃,用力吸了一口,吐出.有时候美丽的梦就象一阵烟雾,瞬间将无影无踪.啊香不敢开灯,怕光亮让梦走得更快.至少黑暗可以保持梦长一点,因为,梦总和黑暗一起,但啊香想到了白日梦,也许这梦就是白日梦.
啊香哭了,从心底哭出来.

我不明白这是美丽的结束
还是一个悲剧的开始
也许真的远远看着才是最美
然而当风吹过
象利刃揭起的伤疤
带起那片云
却留下永远的烙印


看看墙上的挂钟,三点一刻.
啊香扣响了云西的门.云西打开门,有点不知所措.啊香看着云西,没有说话.云西察觉到啊香脸上的泪痕.
“你怎么啦?哭了?”
“……”
云西一把拉过啊香,拥在怀了,紧的没有缝隙.
“别哭,只要我在.”
“抱紧我,不要放开.”

紧紧的拥抱,象一分开就是永远的告别.跌跌撞撞,转进房间.云西用脚一踹,门应声而去,紧紧关上,然后两人重重摔在床上.
云西轻轻得舔去啊香脸上的泪痕,温柔,疼惜眼前这个女人.啊香觉得热,身体里的火渐渐升温,啊香感觉自己就是那枯萎的玫瑰,盛开的时候即将来临.
激烈的接吻让两人觉得渴,干燥的唇互相摩挲着,云西感觉着啊香的喘息,就在耳鬓间.渴,也许就是一种渴望,渴望爱,渴望被爱,渴望缠绕,渴望交溶.啊香翻了个身,坐在云西小腹上,褪去自己的衣服,嘴却一直没有离开云西的嘴,舌头还在不断的缠绕.云西也坐起来,同样褪去衣裤,动作利索.
女人平躺着,身体在微红灯光下显得白皙,喘息让丰满的胸脯节奏的起伏.男人的指尖轻轻游走,慢慢摩挲,从头到脚,不放过每一寸肌肤.啊香的身体象蛇一样扭动着,急促的呼吸.玫瑰已经湿润,从心里向外湿润出来,第一次不用顾忌什么,真实的喘息和呻吟.
啊香伸手握住云西,火热,坚硬.她从来没有如此的渴望过这种感觉.啊香给云西示意,挪了挪身体,云西趴上她的身体,哆哆嗦嗦的进入,那湿润的地方,只有温暖,只有爱.没有恐慌,没有悲伤,没有愤怒.
两个身体紧紧交结,两个心脏象裸露着一样紧贴,感觉着对方的每一次跳动.就这样,从温柔到激烈,感觉着温暖,感觉着爱.

啊香觉得自己就是那支枯萎的玫瑰,盛开了,因为爱.


云西没有去过菜市场,因为单身男人是不会自己做饭的.
办公桌很条理,干净.桌上有两本烹调的书,云西翻开一本认真的看,还若有所思的用本子记起来.同事都笑他是不是有病,要不就是谈恋爱了,云西只是笑笑.
云西提早下班了,拿着记下来的东西到市场里一样一样的买.在路上打了给电话给啊香.
“六点半的时候你过来我这边,我有个惊喜给你,记住,时间不能早也不能晚.”
“没问题,不过为什么要那么准时?”
“保密,到时候你就知道.”
“哦,那好吧.”
啊香有点困惑,他给的惊喜已经够多的了,多得啊香已经有种错觉,啊香第一次想到幸福这个词……

六点半,云西看了看墙上的钟,刚刚好.
啊香想敲门的时候,门开了.视线被一片鲜红遮住,啊香退了一步才看清楚,是一束火红的玫瑰,啊香的脸飞起一片红霞.

“送给你,啊香小姐,请进.”
“谢谢你!”
啊香近屋以后有点犯傻,看了看桌子上的菜,又看看云西.
“这都是你做的吗?”
“是啊,不过没什么经验,你吃的时候请多包涵.”
“呵呵……”啊香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觉得眼眶有点湿润,然后有泪珠掉下.

让啊香想不到的是吃完饭云西还端上一盘橙.
“菜已经齐了,现在上水果.”云西拿起一片递给啊香.啊香接过橙,神情似乎有点恍惚.
“啊香,我们结婚好吗?”
“啊?什么?”啊香想确定一下自己听到的话.
“我们结婚好吗?”
这句话是啊香这辈子最想听到的,可现在啊香觉得有点可笑,有点讽刺.谁会娶我?谁会娶我?啊香想,也许是那个幸福的梦醒的时候了. 啊香表情呆滞,慢慢地,由笑变成哭,最后泣不成声.

云西知道啊香干吗泣不成声,因为不会有谁愿意娶一个妓女.其实云西早知道啊香的职业,因为他是个聪明的人.云西从没有觉得啊香是个肮脏,龌鹾的女人,在他眼里,啊香就是个纯洁如雪的女人.爱情从来就是盲目的,也是没有理由的,云西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爱上啊香,爱上一个妓女,而且爱的那么彻底,那么不顾一切.

啊香来不及擦干脸上的泪水,夺门而出.这个突如其来的求婚让啊香觉得惊慌,害怕.确切的说,啊香一直认为在云西眼中,她就是个做财务的.结婚这两个字,只出现在梦中.现在的她不敢去承受在谎言被揭穿后的那种绝望,还有云西对她的鄙视和恨.


街上华灯初上.
昏黄的路灯,婆娑的树影,穿梭的车子,还有匆忙的路人,这一切依然上演着麻木和机械,从没有变过.
啊香疯了一样的跑,只想逃离,逃离这一切,逃到没有那熟悉气息的地方.然而啊香知道,那中气息已经深深植入心底,生了根,无论逃到哪里.啊香只听到耳边的风在呼啸,只觉得自己的心还在跳,双腿的疲惫已经没了感觉.
“啊香,你先别走!啊香”云西在马路对面喊破了喉咙,路上车流飞快,只能停下.啊香停住,转过头,看见云西眼睛里充满了爱和怜惜,目光交错的那一瞬,她就想扑到云西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然后大声的哭出来,说,我爱你,我真的爱你.眼泪再一次湿润了眼眶,可是啊香转过身,头也不回.

云西不顾一切,他只想在这一刻留住啊香.
一辆轿车飞驰而过.一个紧急刹车,轮胎在地上磨出长长的痕迹,发出刺耳的声音.云西还反应不过来,只觉得一阵晕眩,眼前一片黑暗.
啊香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回头看见的是车子重重的把云西掀起,打在挡风玻璃上,然后顺着车顶滚过,摔在地上,一股鲜红的液体喷射而出,那一刻,啊香的心被撕裂.
司机吓傻了,用发抖的手掏出电话,报警.
路上停了很多车,围观的人很多.啊香跪下,轻轻抱起云西的头,喊着云西的名字,哭的狰狞.
“啊香,我爱你,爱你的一切,我不介意,也不在乎……”
“你别说话,别说,我们结婚,我们结婚……”
“……”
云西用尽最后的气力,露出微笑.他死了吗?可那个血肉模糊的微笑,却是铁一样的事实.


啊香辞职了,也搬了家,只带走那束火红的玫瑰.


步行街的对面开了一家新的酒吧,啊香是老板之一.
酒吧不是很大,但来的人特别多.很多人都是慕名而来,因为外面讲着这样的故事.这里的三个老板都是名夜总会的名小姐,都是美貌,身材姣好,而且还都能歌善舞.加上她们人缘好,以前的顾客都来,所以酒吧很旺.
酒吧有幅算是装饰画的东西,玻璃里面是干枯的玫瑰,不过颜色依然鲜艳,据说是老板自己做的.酒吧还有一个特别,就是每个服务员都穿蓝色的牛仔,衣服,裤子,帽子,一副牛仔的打扮,胸前都会插一支玫瑰,无论男女.而且,每有客人坐下,都会送你一支,以那个叫啊香的老板的名义.

掌声响起,热烈.走出一个妩媚的女人,一身火红的装束,俨然一朵玫瑰.音乐响起的时候,她开始唱……

     郁郁葱葱的草地
     蔓延着玫瑰的火红
     却都枯萎着

     当春风化雨湿润过
     一朵朵盛开
     娇艳欲滴

     花农操着剪刀过来
     不顾一切
     摧残着鲜艳

     伴着清脆的声音
     玫瑰死去
     美丽
     总是在瞬间湮灭
分享到: 更多

潮网 茶客夜话

点击排行

陆勋侃地产

推荐阅读

长平地产

汕头德华

 


- 设为首页 - 关于潮网 - 特别敬告 - 友情链接 - 联系电话:0754-88265612(转18)

《潮网》版权所有 © 2000-2018 粤ICP备05043123号

粤公网安备 44050702000106号

潮汕小吃 汕头小吃 潮汕 汕头 潮人 潮网 潮剧 潮汕 工夫茶 潮菜 潮汕文化 汕头新闻 潮州新闻 揭阳新闻 潮汕工艺 潮汕旅游
潮人 潮州小吃 潮汕艺术 潮文化 潮汕资讯 汕头老街 潮汕典故 潮州人 潮州菜 汕头 潮州 揭阳 功夫茶 汕头微博 潮汕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