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7日 星期二 关注潮网微博 
潮讯速递潮人联谊汕头建设
 
潮汕风情潮汕民居潮剧舞台
 
潮菜小吃时尚生活汕头茶业
潮网视点潮人风采潮汕企业 潮汕艺苑潮汕民俗潮菜天下 工夫茶话健康资讯网络周刊
潮网读图汕台交流潮汕教育 潮汕忆旧潮汕文化潮汕书厅 潮汕旅游潮汕俗语潮网微博
IDA Logo
潮搜索 站内搜索 百度搜索

那些片断里的音符——关于小柯的《谁》

From:陈迹奇录入时间:2003-12-13

    文字里你听不到的音符,那是属于个人的痛苦与幸福,在某种时刻里,像一块玻璃扎进眼睛里,很痛,留下伤口,并不断地复发。
    “望着你的我,望着我的你,在同样的时光里,问着同样的问题,……谁在爱你,你在爱着谁?谁在爱我,我在爱着谁?……”
  ——
    总是感觉很多话想说,内心掩埋的那些情节,却让人在空气中迷茫,然后泪迹斑斓的纸上无言无语。
    我记得,就在几个月前,我想冲出这个世界;我冲着母亲喊,母亲哭着抓住我的手,那个曾经掐断我翅膀的日渐苍老的女人。我蜷缩在角落里,任由泪水冲刺着疼痛。——命运安排的结局只是另一种方式的死亡,一颗悲伤颓败的种子,用其一生的泪水浇灌后,在宿命的某一刻里倾其所有绽放破碎的美丽。
    我害怕孤独,黑暗,压抑,却一直把自己陷于孤独,黑暗,压抑之中。希望得到朋友的关心,手机却长期停机;想听到他们的声音,却又不给他们打电话;需要一个出口,却从不交流,而我在这种矛盾中隐忍地挣扎着,蠕动!像一条柔软的虫,脆弱得禁不起任何负荷,却又背负着生命的重担在前行。
    有一个朋友,其实她和我一样背负着许多。也许她苍白得喘不过气来,却从不用脆弱表现她的挣扎。她已经失望得麻木,她用不屑看待一切,一切不过如此,尽管我也知道。
    总以为自己懂得很多,经历很多,却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时手足无措。
    我以为我开始拥有,梦想与爱情。我以为我们可以一起奋斗,然后自由。我以为……可是你走了,一切裸露它丑陋的面孔时,才发现原来自己那双手张在空气中。
    我记得,缩在角落里那个脸色苍白的我,朋友说:你要好好地过下去。我看见她眼角的潮湿。
    许多记忆已经丧失了涌动的能力,过去和现在已经距离太遥远了。过去的我们都不知道,短暂的几年后,我们都面目全非。
    生存的路线是宿命的安排,我们无从选择。
    走在陌生城市的街道里,树很少,来来往往的人,仓促而拥挤。
    这并不是我喜欢的城市,唯一值得期待的是,这里的冬天会有雪。一直想看雪,喜欢着,就像喜欢海一样,尽管不知道看到雪后会不会和看到海后一样的恐惧。但我想象着在雪天里戴着绒帽时的情景,那是工喜欢的感觉。
    城市很大,而我像井底之蛙一样生存在角落里。一个以商业著名的小区,给我最大的印象却是极不干净的街道。废旧的商品,包装袋,吃不干净的面盒和不完整的馍子……街道像一只超大的垃圾桶,包容着大众。起风的日子,视线模糊。
    两个月的时间,并未使我对这个城市产生感情。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家,没有爱,我只是麻木着,孤独着,沉默着,生病着……抬起头,阳光刺痛黑暗的眼睛,秋天的枝干上只剩下一片枯黄的叶子,颤抖的呼吸着,最后一刻逗留……
    迷茫的音符依然在伤口里流淌着——“谁来爱我,我在爱着谁?……”
分享到: 更多

潮网 茶客夜话

点击排行

陆勋侃地产

推荐阅读

长平地产

汕头德华

 


- 设为首页 - 关于潮网 - 特别敬告 - 友情链接 - 联系电话:0754-88265612(转18)

《潮网》版权所有 © 2000-2018 粤ICP备05043123号

粤公网安备 44050702000106号

潮汕小吃 汕头小吃 潮汕 汕头 潮人 潮网 潮剧 潮汕 工夫茶 潮菜 潮汕文化 汕头新闻 潮州新闻 揭阳新闻 潮汕工艺 潮汕旅游
潮人 潮州小吃 潮汕艺术 潮文化 潮汕资讯 汕头老街 潮汕典故 潮州人 潮州菜 汕头 潮州 揭阳 功夫茶 汕头微博 潮汕微博